小树儿——

如愿。

一直觉得自己人生某些经历非常“如愿”。

比如说,九岁的时候,因为生病身体渐渐不好。现在我就要二十四岁了,依我这么多年的生活经验来看,如果不是生病,可能做不到比同龄人更觉得活着可贵。

当然,这也给我带来许多痛苦,这种慢性病,相对于身体的悄然变化,对我的折磨更多的在精神上。现在我二十四岁了,它慢慢夺走了我很多东西,以后也许会更多,但是它已经成为了我,没有它,今天的我并非是这个样子。

还好,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接受自己。


比如说,十九岁那年,我经历了一场“失恋”。到最后对方已经在千里之外旅游,打来电话说“对不起”再无其他。最后一次相见,我把所有关于他的东西收拾好,竟然有那么多,然后约他出来还给了他。


他没有任何交代、道别,碍于其他人在场,我们犹如同学一般,好像只是在归还互借的小说。

所以直到今天,我也非常、非常、非常不自觉地反感“无疾而终”,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如果对方没有一个沟通得态度,我会瞬间跌入那种似曾相识的心慌,最后只能用愤怒来回应。

不过,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事。失恋的时候我记得大概是十月份,“归还小说”的第二天是周六,我在学校里浑浑噩噩的绕了很多圈——当时对我的打击真的太大了,因为牵扯众多,连朋友连带失去两个。幸好学校大而空旷,而大一大二的同学们多半还算是高中出来的好好孩子——给我留下了很多能够一个人坐在那里哭泣的场所。晚上我回到宿舍,侧身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才发现有一个陌生消息——

“找你QQ找了好几年。你还记得我吗。你现在好吗?”

我好惊讶,但依然记得。他是我的初中同学,当年.......当年喜欢我,后来因为体育出色,初二还没结束就直接被一所大学要走作为体育生培养了。

他非常擅长跆拳道,一米九二的大男生(我才一米五六啊!),看起来好像很瘦,但是却拿了全省跆拳道冠军。可是,自从初中毕业,我们几乎没有再联系过了。

这是大一时候发生的事。那会儿,我也才十九岁吧。


前两天,南楠晓得,我不开心——因为一个朋友的“无疾而终”。这种“不开心”非常严重的影响了我。

晚上的时候,正忙着什么,一条QQ消息又跳了出来——

“你还记得我吗?我找自己的QQ找了好几年,终于找到了,你还好吗?”


........


且不说十九岁那年。

我说“我在忙,怎么啦。”

他说“哦。”


然后消失了。


为什么。

为什么每次都在我某个心情非常相似的时候出现?我都怀疑我有灵力了!!


对对对,我本来要谈的是“如愿”。

说正经的——我觉得上帝其实非常照顾我。

第一次失恋的晚上,和心情极其不好的晚上,都给了我同样的惊喜(虽然第二次我不太相信)

每一次看似失败的事情,都给了我内心真正渴求的结果。

不能让“没有发生的事情”去承担责任;

所以我觉的,即使我似乎是一个总是不幸运的人,



也是总在如愿的。

评论

© 小树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