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儿——

寒冷的我。

今天早上难得醒得早,便不再赖床,记得昨晚跟自己说过即使没有一份工作来维持规律的生活,也要让自己充实起来的。

趁着早起,赶紧把昨天欠下的两页翻译做掉了,早起的效率真心不错。隔夜的咖啡我没有倒掉,因为煮的太浓,已经苦到我无法下口;甚至到了今儿个晚上,我还能闻到冷掉的咖啡传来的冰凉的咖啡味道,像极了钢筋水泥微微温柔的味道。

已经不止一人说我体寒过度,我自己也有所感觉:前两天去按摩的时候,可能是一段时间以来的坚持有所效果,一股寒气顺着我的肚子窜到了左腿,然后慢慢向下走,最后竟从脚底消失了。我真切的体会到,古人联系什么寒冰掌之类的时候,可能也会感受到一股寒气在身体内撺掇而过的感觉吧——就像是那一截腿刚刚在冰箱的保温层拿出来,从骨子里散发,却并不深入骨髓的一种冷却感。

这两天我尤其的冷,白天穿着睡衣在家里走来走去的时候,我觉得身体贴着衣物的一面就像打开了所有的毛孔,然后所有的小空气都撺掇而来。于是我披上外套,然后我的腿又感觉到了寒冷。于是我又穿上裤袜。最后我觉得好了一点,一直没有开窗。


对我重要的一件事是,我打算了解这种生活没有目标的日子了。之所以说是没有目标,是因为我现在的处境十分尴尬:对工作的不排斥,和我的身体对它的排斥;向往去闯荡,却又怕失败。我急躁,我失去了从前自己小骄傲的统筹能力,我不能很好地安排每一件想做的事情,因为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哪一件我如果放弃,就感觉像是白白活过这哪怕是短暂的几天。我惜命,因为太多次命悬一线;我自我,因为怕劲剩一秒的时候我尽然还在为不开心的事情而敷衍着。我自私,幸好这世上做的最好的事也许是我还能以爱之名偶尔放弃自私。

有一些事情在召唤着我——无关竞争,无关社会现状,无关我的家庭、我的事业、我的前途;众多事情中,我觉得我必须首先去完成成为一个设计师这件事情:我仔细地思考,这是我想要做的所有的事情的基础和热爱所在;我翻开我的手帐,2013年的人生规划中明明白白写着它(虽然大部分时候事实证明,规划这个东西,可能只是个大路标,但其中的小路泥泞甚至让人难以想象)。我喜欢用很多“我”来写东西——这正是一个自我的人,一个宁要一件事情有完美却不能接受可以弥补的不完美。不管我是个怎样的人,我们不用好坏来评价——我想要做这件事情。


评论(2)

© 小树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