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树儿——

一切生活的可能。

      好些天没写日记,主要是因为日子过得比较琐碎,太仓促的记录反而没有什么可以记录。不过,距离上次日记里仅仅记下了一句颇有好感的日本俳句,到今天生活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其中最主要的是,我的身体感觉好了一些:先是去牙医那里做了洁牙,虽然有些炎症,但通过自己的保持恢复的还比较好。可惜的是我的牙周病可能治不好了,这很大一部分归咎于在年少时期我自己非常缺乏正确维护牙齿健康的知识,而我的父母因为上了年纪以后,本就没有好好保护的牙齿再进行治疗效果非常不佳,所以以他们的经验,传授给我的保护牙齿的知识和重要性不是很好。说到这里,我觉得自己还真是一个有“归置症”的孩子,哈哈。(我自己自创的词汇,类似于追求完美、追求准确性的轻微强迫症,需要自己确信生活中各种规则的可靠性才能去遵守。有没有有点像笛卡尔的怀疑论?哈哈。)

         之所以说我自己是个有“归置症”的人,是因为我喜欢怀疑很多生活中顺理成章的部分。在我上大学后,从没有独立生活过的我,对很多问题产生了迷惑:这样子的刷牙方法是正确的吗?洗内衣内裤的方法是正确的吗?刚开始,很多事情我不会做,于是回想着妈妈做这些事情时候的样子,然后模仿着做;但是很快,我觉得这样子做是徒劳的。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横着刷牙(因为从小父母告诉我应该这样?),而内衣和内裤用一个肥皂洗真的没有问题吗?于是,我自己查了很多视频和科普知识,然后我终于知道:我从小耳濡目染的很多生活常识都是错误的。

      别觉得我这么啰嗦,连家务这种事情都要严格的讨论。实际上是,如果我不能从生活的细微处、从一个触手可及的事物来认真地面对人生,我们何谈对现有的世界产生好奇心,何谈一个可以打造的三观。这件事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当然是我拥有了与自己家人不同的、我却深知其道理的正确的生活习惯,同时也去告诉我的父母,“锅不要一直烧着,热锅凉油炒菜健康”,“刷牙的时候要上下刷,而不是左右刷”,或者“每天要喝七杯水,不用专门计数,但咱家现在喝水确实太少了”——从此,我家的习惯变成了一早起来首先泡一壶枸杞红枣菊花茶。

       这件事给我更深层次的影响,是使我发现——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很大可能都是错误的。在我学了哲学以后,我发现它更普遍存在于:可能整个世界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在一件可以以正误来评判的事情上是错误的。


       除了牙齿的洁净使我心情度上升了一个小档次~,这些天我每天都去中医那里调养身体,渐渐感觉身体也轻松了下来。我的二姑,同我一起去调养。第一天我俩相约同路而去的时候,她见我的第一面竟提了一大袋书籍,我刚要接过来,她从里面抽出来一本《水知道答案》——她沉迷于“量子力学”和“生物医学”,早先则沉迷于维生素的神奇功效,后来渐渐转向中医——可我记得上次她才对我说不再对我说这些了。然后,她开始告诉我《水知道答案》的神奇之处——水的结晶会因人类语言对其的影响而产生不同的变化,溢美之词产生美丽的结晶,而恶毒的词汇则产生没有光泽的、形状丑陋的水结晶。不等她说完,我就告诉她这个作者的研究结果已经被辟谣了,从成百上千个不同的实验结果中,取其符合结论的几百个从而确立假设前提——这显然不是一个真实的研究结果。高中时我就看过这本书,当时我的语文老师,一个同少年一样抱有好奇心的、我非常喜爱的老师也读了这本书,他甚至想做一个实验:在办公室里放两个馒头,然后我和另一位对此感兴趣的同学每天去办公室,一人掌管一个馒头(笑~),一个灌输以溢美之词,而另一个则恶言相向——若干天后观察两个馒头发霉的速度是否有所不同。你不要笑,虽然当时我们也觉得有点小荒唐而没有真的做这件事也没有告诉其他同学,但我真真觉得,这位老师是非常可爱的,也是可敬的。

       我的二姑则不同,她一定要我接受她的观点,不容我有任何“西方哲学”式的逻辑怀疑。但无论从“水结晶”还是讨论到她现在称自己“受益颇深”的传统文化,她却不能提供任何一种合理的逻辑(哪怕是完整的)去面对我的质疑。而我一再强调,我无非想通过质疑,在心里肯定她的观点的确定性。然而,我和她的谈话却颇不顺利,还好的是,我们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不愉快。然而我的二姑这个人,却有一些可说。

       我的二姑,深信传统文化能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幸福,并指责我没有资格怀疑因“传承几千年”以老资历而享其位的传统文化。我丝毫不否认中华传统文化是优秀的文化(我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也停留在大部分人接受的那种理解。)然而,不能信服我的是,二姑在我心中并不是一个因浸染着传统文化就幸福的人。这与二姑在家中的一些所做所为有关(说得不好听一些,我觉得她长时间以来的一些行为非常非常不顾及家人感受。)。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因素,是二姑认为自己小时候在同辈兄弟姐妹中受了很多苦。然而实际情况是,我们家长辈之间非常和谐体贴——除了我二姑。并且,从来没有人亏待过她。但是我二姑,从小吃不得一点亏,我,和我的侄女,虽然不明白长辈之间的事情,但年纪小小的侄女却也能感觉出来。我想说的是,我的二姑,和我的一个想法非常吻合的是——儿时的心理状况,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一生。

我丝毫不怀疑,如果二姑有着超群的语言能力,她的故事也是一本厚重的书。之前与双向情感障碍患者的交流,以及我自己一段时间非常不良的心理体验告诉我(这又是一段后话,可以以后写。)——家庭的教育所导致的儿时的心理体验,无论你想不想抗拒,一定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你的一辈子。


 今天开的话题太多了,说好要早睡的,结尾做个开头,明天写~

评论(1)

© 小树儿—— | Powered by LOFTER